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李善同:新母城为新城市化道路提供选择

发布时间: 2012-01-17 10:26:54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局长  李善同

我第一次听说总部基地是在2003年,当时在浙江见到了许总。后来我看到北京这片土地从无到有,建设了总部基地。这次再来一看完全像梦一样,许总把梦想变成了现实。记得总部经济第一次提出来,在研讨会上,我们不叫摸着石头过河,是在实践中不断的认识它,然后完善这个理论。目前,很多地方都把总部基地模式复制过去,虽然有的套用的较为生硬,但总部基地模式对中国整个城市化或者服务业发展的影响,还是非常重要的。

经济布局重要特点是聚集

今天研讨的新母城与我最近研究的新阶段城市化道路的选择和管理问题有着一定的关联。

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GDP今后从中高收入向高收入迈进有个阶段性变化,老百姓的收入不断提高,诉求也都不一样了。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从发展来讲,工业化在改革开放初期,非农产业是占70%,现在已经占到90%了,过去30年从70%到上升到90%,20个百分点,今后要靠工业化,产业结构没有多少余地了,顶多到95%。另外,中国城市化现在到49%,如果我们要考虑到还有十几个百分点的人没有真正享受到城市所应该提供的公共服务的话,中国城市化的发展还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大家的共识。

从世界银行2009年的报告和到现在来看,世界经济布局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聚集。很多时候哪儿人多,比较高端的人才就往哪儿聚集。研究一下各国家的图,如日本是东京、大阪、名古屋三个聚集区;美国也有几个;韩国主要是聚集在首尔;印度大概也是三、四个聚集区等。可见,各国这些年的发展都是更加聚集了,不是说世界是扁平的。

中国城市化发展需求强烈

城市化的发展肯定还是不断提高密度,还有是减少距离。这个距离不是说把城市往哪儿搬,而是说改善基础设施,缩短经济距离。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更快,更节约时间了,包括通过空运、海运,各种交通运输和通讯。再有,特别是高端服务业更是聚集。高端服务业不是哪儿都可以发展的,肯定聚集在大城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中国未来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中,过去我们说土地城市化快于人的城市化,今后,土地再扩张基本没有余地了,所以需要在存量上更有效的利用。这可能是我们在今后城市化跟前30年很不一样的地方。

上述发展趋势,是我们国家现在城市化发展的一个既是很重要的动力,同时需求又特别的强烈。现实中,好多地方都开始做新区,比如沈阳的沈北新区、青岛的、西安的、还有济南的,都在做。这就说明好多大城市,特别是那种带点儿古城的城市,在原来的基础上发展不行了,有再造新区的需求。但我觉得叫新区确实有它的问题,可能有些地方功能配套不完整,我们把区改叫城。当时,济南也有叫城的,但从整个设计来讲,可能还没有完全上升到真正“城”的概念。

新母城非常具备前瞻性和长远眼光

新母城应该是一个非常具备前瞻性和长远眼光的概念,因为我们现在也做了很多预测或者估计。我觉得过去30年,所有的估计总是低估了。怎么能够更充分地考虑,到不要受很多局限,这个超前性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现在中国各个城市出现了涝灾,这是城市基础设施太缺乏前瞻性考虑的体现。所以,在老城区,现在确实存在“首堵”和“内涝”问题。在新城建设过程中,要把基础设施,特别是地下的那些空间充分利用起来。我小时候看西方的电影,那地道都可以走人的。但现在没有一个城市在设计基础设施时可以做到这个水平。因此,我们新母城建设要有一个更高、更远的视野。

新母城是具有综合性,功能要完整。比如我到天下第一城,那城里确实挺好,我跟几个香港人去了那里,结果下了飞机后,晚上找不到想吃饭的地方,因为外面全是农村。可见,有时把一个东西的单项功能设计得挺好,如果综合配套不行也会影响功能的发挥。目前,高端服务业在中国还真正落后,甚至还影响到整个国家,包括制造业的竞争与发展。现代服务业这个词有点儿泛,而高端服务业则真的是技术密集型的服务业。它是更加聚集的,且必须在大城市才能扎根。

新母城要体现高端服务业的重要部分

实际上,高端服务业中间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我们的总部基地。因为,总部基地把很多高端服务业中间特殊重要的部分体现出来了。世界银行也已提出来:大城市、特大城市、中小城市和小城市,功能应是不一样的。大城市才是高端的服务业,多元的文化,多元产业的聚集地;中等城市应是专业化分工;小城市搞规模经济就可以了。有时候,各地都愿意拿产业衡量发展与否,其实这是不科学的。这种一、二、三、四产业只是适合衡量大城市。所以,在新母城建设时必须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

不是所有地方都可以做新母城或总部基地。我到有些地方参会,看到很多项目实际上是打着旗号,去圈一块地,因为它离政府很远,并不具备相应的资源禀赋。总部基地要有必要的总部资源条件,需要跟政府打交道,要有人才的聚集、交通的枢纽。否则,就怕把概念炒烂了以后就有损它的影响力了。

新母城的发展地区应有比较悠久的历史,功能已经非常齐全,而且发展确实非常饱和,有这种再造母城的需求。而且建了新母城以后,应该说还是有一个互补功能。我觉得新母城理念一开始必须要强调适用性,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一定要强调特殊性。我们到各国去看,比如说巴黎,还比如新罗马,老罗马也是这样。如果把好多词最后变成“大筐”,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老城又破又穷,新城很不一样。我们新母城可能也是在不断地探索中丰富它的理论,而且只有对理论深入探讨后,才能保证这种理念在中国能起到更大的引导作用。如果理论上探讨不够的话,我们可能会走弯路。所以理论研究也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新母城理念也是对我们“中国新阶段城市化道路的选择”提供了一个可学习、可借鉴的思想和材料。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北京丰台西南四环188号

联系方式:

总部基地集团电话: 010-63701818

北京招商中心: 010-83681888

沈阳招商中心: 024-88018888

青岛招商中心: 0532-68006688

江南城投资发展局: 0573-80779888

关于我们

总部基地ABP

总部基地项目

招聘中心

 

 

总部基地官方微信公众号

总部基地(中国)控股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京ICP备1203717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