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主要理论

新母城理念渐次完善日趋成熟

发布时间: 2011-12-30 18:12:01  

中国城市战略发展研究院院长、总部经济(中国)战略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许为平

背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改委、体改委、央行研究局,北京市规划局、投促局等领导,

中房协、清华、北大,英国伦敦市政府、美国库根等专家学者纵论新母城理念与建设。

编者按:继前4次“新母城研讨会”后,岁末年终,总部经济(中国)战略发展研究中心再度在北京总部基地分别主办了第5次-第7次“新母城高层研讨会”。国内外政界、学术界、建筑界、设计界、企业界、新闻界人士纷纷就新母城理念与建设的价值、意义以及未来发展目标等展开了深入探讨,并一致认为,建设新母城将是中国城市未来发展的创新之举,也是区域经济进一步纵深发展的新平台。

新母城为世界城市化建设提出新理念

    新母城理念是我今年4月正式提出的。那是在风景秀丽的西湖边,浙江大学和世界不动产研究会共同主办的世界华人不动产年会上。我作为嘉宾谈了一些我个人的心得和体会。因为经过八年实践,北京小小的总部基地实验区已经为全国发展总部经济和建设的总部基地,提供了一些值得借鉴的经验和教训。更重要的是,通过总部经济实践,我们也得到了未来中国城市化发展中需要注意和探索的新内容。这已经远远超过总部经济和总部基地模式的本身,在一个城市发展中所起的作用。得益于实践总部基地过程中的心得,我才有了新母城建设理念的提出。

老母城建设发展日趋饱和

    新母城肯定是针对老母城而言的。北京作为中国首都,在高速发展的近二三十年里,城市化进程以及城市化建设,以及国际化的程度,突飞猛进,飞速发展。特别是借着亚运会、奥运会、50周年大庆、60周年大庆,以及各种体育赛事或国际级大型活动的契机,并在全国各地各省市的支持,以及中央财政的支持下,城市化发展速度非常快。但是,我们看到在首都发展过程当中,尤其是在最近几年,很多建设规划不断产生了新的问题,表现尤为突出的就是城市的交通问题。交通只是城市问题和“城市病”的一个具体体现之一,相当于人的血管动脉硬化,甚至产生堵塞,并可能引发全身的健康问题。因为,血管是支撑了整个身体正常运营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看到首都这二三十年的高速发展,从三环到四环、五环,现在到六环,再加上城市内的辐射型的高速公路发展也是非常迅速,东西南北,通向全国各省市高速公路,发展速度也非常快。但实质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我们2003年决定投资北京总部基地的时候,四环还没有修通,但等到总部基地正式建成并运营,现在南四环也堵车了。

    事实上,从首都的城市规划建设的速度和投资来说,我认为这是世界罕见,但未来这样的投入或投资机会可能越来越少,甚至不可再有。这也是一个城市发展所必须要经历的。

中国城市化压力日趋严重

    经过高速发展的30年后,中国很快将面临着一个大量的农业人口转成城市人口的实际情况。其中,七八亿的农民,已经或多或少地通过各种方式参与到城市经济建设中来了,已经成为城市经济建设中不可缺少的一支主力军了。他们早已经离开农村,进入城市经济发展的体系。由此而产生的问题对于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的运营也极其不利。这些问题反映出未来在城市规划建设中,矛盾将越来越凸显,必须要加以解决。不能说农民上楼就行了,农民也会有需求。这其中不只是硬件,更重要的是软件。否则如何提高全民素养。

    因此,如果不把这个七八亿农民进城的问题考虑进来,纯粹进行城市经济自然的固有的发展,那么城市的拆迁压力也会与日俱增,成本居高不下,历史文化遗址岌岌可危。这一系列的问题,将充分的暴露出来,使得我们不得不思考城市究竟走向何方?

区域经济需要创新发展

    回顾历史,中国为什么开始建开发区。那是因为在经济发展中,这是对原有母城、老城市的一个经济功能的补充。那时,中国虽说是一个人口大国,但经济是一个弱国、小国。我们发展经济的空间和实力很有限,而且有限的国有企业都集中在市区。所以,在改革开放初,城市的经济布局、功能区,远不能适应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这时,中国开始尝试摸着石头过河,去建立各城市,各地区的经济开发区。而经济开发区是在城市边缘和城市郊外,在当时来说拥有很大的空间,去专门建立发展经济的特区。这是我们20多年前的产物。

    于是,后来在全国各地每一个城市一下子几乎最少有一到两个经济技术开发区,甚至科技部专门成立的“星火计划”,建立了高新技术开发区。无论是经济技术开发区,还是高新技术产业区,总的来说,都是城市经济区域功能的补充。随之,开始又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城市区域经济的功能补充,包括在2002年,我们正式提出要发展总部经济,建设总部基地。那也是一个属于城市区域经济的补充。我当时一再强调,总部基地所体现的总部经济不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新经济,而是我们传统意义上区域经济的一个补充。它是区域经济当中的一个细分的分类和分支,只是把区域经济细化、提升了。从这个角度来说,它也是创新。

    一个城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区,是不是已经能够满足我们城市经济、区域经济的发展?我们一个城市自身的发展空间,是不是通过城市旧城改造就可以去实现了呢?如果仅是旧城改造,也已经跟不上我们经济发展的步伐。更重要的是,光靠经济技术开发区,光靠旧城改造,更不能去实现大量的农民进入城市化的一个需求,而且也无法去解决城市原有市民发展的需求。这一系列的问题,空间在起作用。而空间呢,跟城市自身原有的母城规划、自身的能量、资源的配比和规模,都有直接的关系。

北京是全世界立交桥最多的一个城市,说明我们这个城市自身的规模配制,资源配制,是有极限的,不是说城市是可以无限摊大饼的。无论是哪个城市,母城都有它承载的极限。

    从开发建设的导向上,新母城建设不能只是完成一个五年计划,两个五年计划,要有更长远的眼光,要想到30年、100年之后。今天我们探讨的新母城理念,是一个新的母城的全部,要有一个母城所需要的全部配套,以及这个母城所需要的全部经济需求,都应该在新母城中要有,不能仅仅只是配套。

新母城要再造城市的心脏

    城市的承载力这相当于人的心脏,心脏固定下来之后,人的体重也应该是有极限的。城市也是如此,如果这个城市的心脏固定下来,体重无限的发展,那会极其的危险。超负荷就容易使血压升高,血压升高就容易血管堵塞。这一系列的问题是一个循环、配比问题。

    这时候,通过功能的补充已不能解决问题。我们需要的是再造心脏。过去我们有卫星城,还有开发区、新区。这一系列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于功能不完整,不能自成一体,更不可以自我造血。比如说,我们首都最明显的五环边上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亦庄,我认为这个区域的功能设计就是一个经济技术开发区,而没有提升到一个现代都市的地位。产生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是最初的定位。

    总部基地在建设之初,就想到了相关的商务配套。所以,玛雅岛酒店是我们必须要做出来的。但是从城市化进程来说,它跟总部基地的办公区域完全不匹配,到现在为止,出租车还很少,但是我们已经竭尽全力在发展了。

    北京市核心区的交通为什么这么堵?首先,行政中心都在母城的中心,你要到市委市政府,到委办局去办事,一定要进去。其次,主要的高档商业布点都在那边,文化、教育、医疗更不用说了。所有这些配套都在老母城的核心区范围内。反过来说,这些配套设施加上资源,水、电、气等等,这就是一个母城,就像人的心脏一样,虽说可以改变一些,但是基本模式已经确定了。

    我们谈到新母城不是增加配套,而是再造功能,再造心脏,而且再造的这个心脏要比老母城起点要高,规划建设的各项“器官”要更加先进、科学。这就是我想解决我们未来百年大计城市化进程中的问题。

新母城将在沈北新区先行先试

    我们为什么会想到建设新母城?因为,我们想到总部基地恰恰是可以成为未来新母城的一个新的核心功能区,就是高端商务区,它是可以实现的。

    总部经济不需要在传统城市的CBD里面建:第一,它需要巨大的规模,你要去建,要破坏老母城的格局。这是一个很大的浪费;第二,你就是想破坏,成本也太高,性价比不行。那么走哪条路?一个城市发展是非常需要总部经济理念的。例如,东北总部基地建设不在城市边缘,而是跳出了母城大概有20公里左右。东北总部基地所在区域还是一个全新组建的自然区、经济区,叫沈北新区。这个行政区的最大特点就是空间大,地势非常好,生态环境也非常好,几乎没有历史遗留的问题,没有历史包袱,可以说是一张白纸。有很多建设新母城的优势和条件。

    沈阳经济区以沈阳市为中心辐射周边八个城市,因为这八个城市直线距离都只有几十公里,最远的大概一百公里,而且周边的八个城市都是地市级的城市,所以中央政府要建沈阳大经济区,而且给予了相应的配套政策。另外,沈阳市委市政府眼光也非常独到,虽然沈北区是一个全新的区,但是其中有一条东西向的河,叫蒲河,是沈阳的母亲河,相当于北京的永定河。沈北新区在沈阳北部,地势高,风水非常好,而且在五年之前,十多所大学都已经搬到那边去了。

    随着总部基地落户沈阳,沈北新区的东北总部基地建设卓有成效,辽宁省委省政府、沈阳市委市政府都非常关注沈北新区,不仅地铁,轻轨,以及北京到沈阳的高铁火车站都设在了沈北新区。这样,沈北新区的大交通可谓全部打通。

    当我提出新母城的概念后,响应最热烈的是辽宁省委,省委书记、省长,包括沈阳市委书记等领导,他们都非常关注。因为,沈阳已下定决心要做新母城先行先试的第一个示范区。

    的确,新母城不是一个总部基地就能够做到的事情,总部基地只是一个项目而已。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利国利民,利于中国未来的发展,造福于子孙后代。我也希望社会各界共同研究中国城市化进程中一个突破口和新的发展。

    八年前,我提出总部基地不是所有城市都可以一拥而上去做的,也不应该都去做,要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今天,谈新母城更是如此。因为,很多城市的功能、心脏本身很健康,还有待先去完善体重,增加自身功能,更好地发挥心脏应有的功能就足以,不需要搞新母城。

    沈阳是新母城的第一次尝试点,我们计划明年二月将在沈阳正式召开第一次新母城高层论坛,省委市委主要领导都会来,见证并要向全国宣布第一个先行先试的新母城示范区。

新母城将造福子孙后代

    我相信一个母城的建设不是几十年,它应该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事情。这是大家为造福未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子孙后代的事情。北京首都的建设,从1949年开国大典就开始研究规划。当时就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特别是站在学术角度,提出鲜明观点,要保护好老母城,再造一个北京城。这个再造出来的北京城,主要用来发展商业、经济、行政等城市功能。而北京老母城是沉积首都几千年文化的古城。但现在很可惜,这个老母城的形状已经被破坏很多了。例如,我们到泰国去旅游,看到一个小城墙保护得那么好,每天总有很多去人参观。然而,如果我们北京二环的城墙还留在这儿,那将成为很厉害的世界遗产,是中国人的骄傲。

    我在实践工作中总结创新出这样一个新母城理念和建设。我们企业愿意去投资,拿出钱来无条件地做课题研究,这也算是为未来中国城市化进程做一点努力或贡献。这是中国必须面对的一个大课题。因为在经济强国中,国民的水准必须要随之匹配。因此,如果说,政府有一个“十二五”规划,那我可以说,新母城建设要有更长远的眼光,要在这五年上再要加一个零,差不多就是50年到100年规划的大事了。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北京丰台西南四环188号

联系方式:

总部基地集团电话: 010-63701818

北京招商中心: 010-83681888

沈阳招商中心: 024-88018888

青岛招商中心: 0532-68006688

江南城投资发展局: 0573-80779888

关于我们

总部基地ABP

总部基地项目

招聘中心

 

 

总部基地官方微信公众号

总部基地(中国)控股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京ICP备1203717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