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领袖声音

俞学峰:将中国制造进行到底

发布时间: 2012-11-28 16:43:05  

很多人都记得一句话,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有面包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酵母。在中国,有一家中国公司成为了酵母行业第一,它不但有很高的市场份额,而且还是这个行业的标准制定者。而在20年前,它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研究所。

  今天我们要访问的是安琪酵母股份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俞学锋。

  坚持品牌 放弃合资

  画外音:酵母菌与人类的伙伴关系,已经有近五千年的历史。修建金字塔的古埃及人就用发酵的面包作为主食,古代中国人用它来酿造美酒。酵母菌富含人体必需的氨基酸、B族维生素、微量元素等营养成分,现已应用到调味、养殖、健康食品等领域。中国的现代酵母工业起步于上世纪改革开放初期。

  吴晓波:其实您的公司在1993年前后也有过一次合资的机会。

  俞学锋:对,当时一家全球著名的酵母公司和我们谈过,谈了以后,他就觉得可以先从技术合作开始,合资的事情要再看看。一年以后,他们再来看。提出要控股,我就隐隐约约觉得:如果人家控股以后,你就失去了自己的品牌。我的这种想法也得到了我们政府的支持。于是我们就决定:放弃合资,自己干。

  吴晓波:其实那个时候是1993年。我们知道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再一次的搞市场经济开放。有的国营公司通过合资以后,它身份转换,搞产权改革,是什么事情促使你不选择这样的一条道路呢?

  俞学锋:当时选择不合资是有压力的。当时我觉得,我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去引进技术,去引进一些管理方法。比如我们当时就有一个想法,就是通过资本市场,使安琪成为一个国际性的公司。

  吴晓波:我们很好奇,这和两个人谈朋友一样,你是一开始看上他,半年后同意跟你结婚了,突然你说“我不干了”。你现在回想起来,哪一件事你觉得这个婚姻有问题的?是你不愿意放弃控股权?

  俞学锋:对,我们不愿意放弃控股。

  吴晓波:我们不合资以后,在技术上、资金上、产品上是怎么解决这些瓶颈问题的呢?

  俞学锋:我们通过其他方式跟欧洲的一些生物工程公司形成一些战略联盟、战略合作。另外,我们去聘用那些国际上知名的酵母专家。

  俞学锋: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智力的引进,当然还包括管理方法的引进。现在国际上已经有很多一些先进的管理系统、管理工具。你也可以去努力的学习,比如说,我们现在使用的企业管理软件SAP。

  对手卷土重来,如何应对?

  吴晓波:你是一家上市公司,据我们了解的情况,你现在的大股东很多还是法人股,会不会存在一个情况:竞争对手通过收购法人股的方式来收购你?

  俞学锋:这种可能是有的,因为他们都很看重安琪。

  吴晓波:资本市场一直有传闻,说有公司要对你进行一个收购。那么我们在不久前看到你做了一个举措,就是十送十。这个其实在市场上造成了很大的一个跌宕。

  俞学锋:我们也是觉得我们公司上市这么多年来,股本没有什么变化,对投资者的期望一直没有满足,很多投资者都希望我们把盘子做大。

  吴晓波:你现在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呢?

  俞学锋:当然我们还是想立足于我们中国自己的品牌去发展,创自己的品牌,独立自主的去开拓国际市场。

  从寻找“蓝海”,到第一桶金

  吴晓波:我们在产品开发方面,你的想法跟当时进入中国的那些跨国公司有什么不同点呢?

  俞学锋:从理论上来讲,那就是说:我们细分了市场,或者叫我们独辟蹊径,走了自己的路。

  第一,我们把面包酵母来用于中国的老百姓制作馒头,把这个酵母做成家庭使用的小包装,进入家庭。

  吴晓波:老百姓他对于酵母没有认知,可能这两个字都不太会念,你当时做推广,据说你还在王府井(20.66,-0.23,-1.10%)去卖过馒头?

  俞学锋:那是很早的时候,刚出产品,销售渠道也没有。

  吴晓波:是你自己去做吗?

  俞学锋:是我去做。

  俞学锋:第二是就是我们开发了系列酿酒酵母。中国是一个酿酒大国,在那个阶段,就是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这个阶段,是中国这个白酒销售最繁荣的时期。

  吴晓波:那个时期全中国每年的标王,好几种都是白酒。

  俞学锋:对。我们根据这么一个潜在的市场去开发了耐高温酿酒酵母,用于白酒、用于酒精。通过几年非常艰苦的推广,全国的酿酒行业普遍的接受了安琪酵母。

  吴晓波:白酒行业其实是个很封闭的一个行业。你刚才前面也讲到你用很艰难的推广方式,是怎么样的一些方式能够让这些白酒企业接受你这样一个产品?

  俞学锋:酒这个行业很特别,我们联合一些学会、协会,促进了这些技术的传播。我们安琪当时就依靠了这么两个产品,两个不同的应用领域,使我们在那么困难的时候求得了生存,求得了发展,也赢得了市场对我们的认可。

  统一行业标准 终结战国纷争

  吴晓波:你做这些标准,参与这些标准的起草制定,最早是由什么事情触发你做这些事情的?

  俞学锋:我们应该影响这些标准的制定,不能再制定那些低水平的标准了,不然你自身的这个行业也很难发展,那么很难去把中国的酵母行业跟国际上的这个行业去融合起来。所以,我们就想必须要去参与和推动这些标准的制定。

  吴晓波:早期在你想到的这些标准的制定啊、修正啊,在这些情况下,是不是存在一个国内市场的无序竞争,大小企业混在一起的一个过程?

  俞学锋:应该是这样,国内没有统一的标准。做标准,就要做必须体现先进性的标准。当然中国政府现在是非常明确,标准必须跟国际接轨。

  吴晓波:这些标准的制定和执行是不是会造成中国很多中小的酵母公司消失或者破产?

  俞学锋:不仅仅是标准,抑制了这些低水平的产品,而且市场它也可以去影响。

  吴晓波:这里其实牵涉到利益的一个问题,谁掌握了这个标准的制定权,它就对未来的发展很有好处。我们知道市场竞争最高的一个层次是行业标准的制定,它确定了定价权,决定了行业成长的方向。

  俞学锋:是这样。在制定过程中肯定会对有一些指标,大家有些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意见,但最终大家要形成一个统一的意见,当然也不是说你参与制定标准的人你就有最后的决定权,不是这样的。最后的决定权是标准委员会,包括各个行业的标准委员会,还包括要最后的政府批准,不是说你哪个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就是大家要形成共识。

  行业话语权是否成为竞争手段?

  吴晓波:我们未来在企业的发展中会通过那种购并的方式来扩大自己的规模吗?最近好象是有一些购并案对不对?

  俞学锋:购并肯定是今后扩张的一个比较主要的方式,我们在过去的发展中也是有并购,当然那个都是一些比较小的企业,包括我们的赤峰(安琪)、滨州(安琪)、睢县(安琪)实际上都是通过收购改造原来的一些小酵母厂。

  吴晓波:你把参与这些行业协会和创建这些分会是当作一种市场竞争的手段吗?

  俞学锋:不是。参与这些行业协会和创建这些分会是为了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所以我们就很积极的来做这个工作。

  “中国制造”面对“傲慢与偏见”

  吴晓波:另外一个很相关的问题,在这一两年内“中国制造”在出口的这个过程当中,关于食品安全一直受到很大的一个争议,你觉得这样的状况跟我们的行业标准有关系吗?或者我们安琪在出口的过程中,在行业标准上面是怎么来思考这个问题的?

  俞学锋:我们的产品出口就必须要调整。我们的一些产品的控制或者有些配方你必须要符合当地的标准,当然也有国际上有些国家对我们的一些不应该有的惯性思维吧,也在影响。

  吴晓波:哪些不好呢?

  俞学锋:一个国外的经销商对我讲:某个竞争对手对他说不要卖安琪,因为安琪是来自中国的产品。当时我听到马上就是一个很大的触动。我就感觉到,我们中国的产品出口跟我们中国的大品牌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我们中国的企业,每一个企业必须去塑造和提升我们自己的产品品牌,来最终的提升我们中国这个大品牌。

  俞学锋:我们有一个原则,一般情况下,打我们安琪自己的品牌。我们现在(出口产品的)90%都是我们自己的品牌。

  俞学锋:但你做自己的品牌就带来很多困难,但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企业都要去做,勇于克服这个困难,创造自己产品的品牌,最终来提升我们中国在国际上的大品牌的影响力。

  俞学锋:那么我们现在就只有做到,第一你的产品质量必须是一流的,这是一个最基本的东西。第二,你就必须要去做一些品牌的宣传。另外还要宣传我们、告诉发展的中国。让我们所有的进口国消费者都尽可能的了解中国,来了解我们的安琪。但这是一个非常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北京丰台西南四环188号

联系方式:

总部基地集团电话: 010-63701818

北京招商中心: 010-83681888

沈阳招商中心: 024-88018888

青岛招商中心: 0532-68006688

江南城投资发展局: 0573-80779888

关于我们

总部基地ABP

总部基地项目

招聘中心

 

 

总部基地官方微信公众号

总部基地(中国)控股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京ICP备1203717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49号